<cite id="pzzhb"></cite><menuitem id="pzzhb"></menuitem>
<cite id="pzzhb"><video id="pzzhb"></video></cite>
<menuitem id="pzzhb"></menuitem>
<menuitem id="pzzhb"><strike id="pzzhb"><listing id="pzzhb"></listing></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pzzhb"><strike id="pzzhb"><progress id="pzzhb"></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pzzhb"></var>
<cite id="pzzhb"><strike id="pzzhb"></strike></cite>
<menuitem id="pzzhb"></menuitem>
<cite id="pzzhb"></cite>
<var id="pzzhb"></va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資訊>黨史參閱> 詳細內容

周恩來巧贈外賓“蘑菇云”照片當國禮

文章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孟紅 發布時間:2021-11-02 09:12:02 字體:

1964年10月16日,周恩來向全世界宣布我國原子彈爆炸成功

身為一個大國的總理,周恩來日理萬機、殫精竭慮、鞠躬盡瘁,操勞了將近30個春秋,為新中國的外交發展立下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他數十年的外交贈禮中,可以稱為經典并被后世傳誦的,要屬他獨具匠心地巧把1964年金秋10月新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的照片——“蘑菇云”照片,當作奇特的禮物贈送給友邦多國,這可謂禮輕情義重、禮輕意義深,堪稱世界上令人“震撼”的國禮了。

對原子彈的成功爆炸,中國引以為豪,并欲與友好國家分享這份成功的喜悅,原子彈爆炸照片自然成為珍貴的外交禮物。周恩來正是這一精妙創意的推動者和實踐者。周恩來把這套照片作為珍貴的外交禮物,直接或間接地送給印尼總統蘇加諾、馬里總統莫迪博·凱塔、阿爾巴尼亞領導人霍查、越南領導人胡志明、朝鮮領導人金日成。羅馬尼亞領導人也收到過這套照片。這些國家都是當時與中國關系友好的國家。時任外交部長陳毅也根據周恩來的意圖,給一些外國友人贈送過這套照片,起到了很好的宣傳作用,也讓中國人著實揚眉吐氣。

據外交部第三次解密并正式向國內外開放的1961年至1965年的檔案所披露的一份外交檔案,其基本款項記錄如下——

檔案號:117-01236-04;檔案題目: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照片贈送外國領導人情況;起止日期:1964年1月1日—1965年12月31日;保密級別:絕密。

以下則是具體內容的原文摘錄:

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照片(每套6張)

一九六四年:

一、陳毅副總理訪印尼,贈蘇加諾一份

二、由賴亞力大使帶馬里贈凱塔總統一份

一九六五年:

一、三月份,總理訪問阿爾巴尼亞贈霍查同志一份

不僅如此,周恩來還要讓這套新中國原子彈爆炸試驗成功的照片發揮更大的作用。1964年10月18日,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西行漫記》的作者埃德加·斯諾,為了實地了解中國人民克服前進道路上的困難所取得的種種成就,以法國《新直言》周刊記者的身份再次踏上中國的土地訪問。早在烽火歲月里,他是沖破國民黨的封鎖,第一個走進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色蘇區采訪的西方記者。他向世界介紹了一個真實的中國工農紅軍、一個為了人民利益而勇于流血犧牲的政黨——中國共產黨及其主要領導人,并與他們(尤其是周恩來)結下了深厚友誼。斯諾對周恩來再熟悉不過了。他最難忘的就是當年穿過國民黨層層封鎖線到陜北去找紅軍,在延安,斯諾見到的第一位重要的共產黨領袖就是周恩來。當時聽到周恩來用英語歡迎他,斯諾十分吃驚。他想不到眼前的周恩來英姿勃勃、溫文爾雅,與國民黨所宣傳的共產黨的形象完全是天壤之別。

這次斯諾到北京,周恩來會見了他,他非常高興。針對斯諾此次訪問的計劃,周恩來建議說:“你的要求太廣泛了。你要求見那么多人,但是談問題還是找那些掌握第一手材料的人去談好?!?/p>

當斯諾向周恩來提出希望能采訪到負責這次核爆炸的具體官員的要求時,周恩來毫不避諱、實話實說:“在原子彈這個問題上,我是掌握第一手材料的人?!?/p>

的確,周恩來是新中國原子能事業的決策者和組織者,他名副其實地掌握了原子彈的第一手材料。頗有新聞記者職業敏感的斯諾聽完周恩來這兩句話,兩眼閃出興奮的光。他馬上問道:“你今天所講的,是供我做背景材料呢,還是可以發表?”

自從1936年相識以來,周恩來與斯諾達成了一種默契,每次談話后,斯諾總要問明,他們的談話哪些內容可以公開發表,哪些內容不宜立即公布。有時,斯諾還把自己整理的談話記錄送交周恩來審定,他完全尊重周恩來的意見。周恩來也信任斯諾,談話的內容總是很輕松。這常常使得斯諾可以獲知一些其他駐華外國記者難以得到的“內部消息”。那些外國駐華記者由此對斯諾羨慕不已,經常向他打聽“內部消息”。

周恩來明確告訴斯諾:“你可以寫文章?!苯又止室舛盒φf:“恐怕不能等到寫在書里吧?”

斯諾高興地笑了。這樣的特號獨家新聞,斯諾太知道它的時效性和轟動性及重大意義了。

“我今天和你談話只能1個小時了,三兩天內再找個機會和你談談??墒俏衣暶?,是要在夜間12點以后?!?/p>

斯諾很樂意地連連點頭說:“OK!”

周恩來舉杯向斯諾示意:“這次你回去,美國國務院一定要你向他們報告?!?/p>

“不一定,可能又要在4年以后?!彼怪Z這樣說是根據前次的經歷。1960年斯諾訪問中國回去后,美國國務院有關負責人只與他漫不經心地談了12分鐘。4年以后,新的國務院負責人才又重新找斯諾去談他在中國的訪問印象。

“這次不會,時代變了?!敝芏鱽砜隙ǖ卣f,“美國國務院原來說中國爆炸了一個小的東西,沒有什么意義??墒?,三四天后,就改了口氣,現在又說這顆原子彈可能比他們扔在廣島的那顆還要先進?!?/p>

斯諾說:“我過去去保安,在窯洞里訪問你們的時候,怎么也沒想到你們今天爆炸原子彈。你們都會打撲克嗎?我今天正在想,你們手中拿了一手好牌。你們手中有一張K(指當時阿富汗國王來訪),兩張Q(指來華訪問的阿富汗王后和布隆迪王后),一張J(指來華訪問的怡和洋行的董事長凱瑟克),并且又向桌子上打出了一張A(指原子彈)?!?/p>

周恩來親手把中國12張原子彈爆炸的照片交給了他,要他不要等了,今天晚上就回瑞士,在中立國家的中立報紙上,發表這些照片。

第二天,倍感榮幸的斯諾小心翼翼地帶著這些珍貴的第一手資料和周恩來的囑托回到了日內瓦,在瑞士報紙上發表了這12張照片。

隨即,西方的各種報紙紛紛轉載這些照片和報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成功爆炸了第一顆原子彈”的重大事件,就這樣再次轟動了全世界。

(摘自2018年第5期《黨史文苑》)

責任編輯:全麗

聲明:凡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七一網的作品,均系CQDK原創出品,歡迎轉載并請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轉載作品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處理。

【打印文章】
国产三级免费看性爱视频_国产三级免费视频_国产三级免费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