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zzhb"></cite><menuitem id="pzzhb"></menuitem>
<cite id="pzzhb"><video id="pzzhb"></video></cite>
<menuitem id="pzzhb"></menuitem>
<menuitem id="pzzhb"><strike id="pzzhb"><listing id="pzzhb"></listing></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pzzhb"><strike id="pzzhb"><progress id="pzzhb"></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pzzhb"></var>
<cite id="pzzhb"><strike id="pzzhb"></strike></cite>
<menuitem id="pzzhb"></menuitem>
<cite id="pzzhb"></cite>
<var id="pzzhb"></va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互動>七一客戶端> 詳細內容

七一文學|打偏東|蘭卓專欄

文章來源:七一客戶端 作者:蘭卓 發布時間:2021-11-23 09:23:06 字體:

打偏東,即偏東雨。川渝方言中的“偏東雨”其實就是雷陣雨,由于四川盆地獨特的地理情況,多吹東南風,所以雨云也多是從東南方向吹來的。雨經常是從東往西延伸著下,人們便形象地將其稱為“偏東雨”。

而大家在口語中常說“打偏東”,源于偏東雨來之前,往往要“扯火閃”,即電閃雷鳴,一個“打”字精準地寫實了偏東雨來得之迅猛——暴雨來之前,甚至沒有一點預兆,一團烏云飄臨上空,就嘩嘩地下一陣狂瀉。

這樣的雨,總是在烈日炎炎的午間,令人防不勝防。雨點兒大如銅錢,噼里啪啦,叮叮當當,一陣亂敲。來如猛虎,去若游龍。須臾風平浪靜,依然艷陽高照,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父親對農諺農俗頗有研究,看云識天氣是他的長項。他甚至編成了歌謠:云往東,一場空;云往南,水滿田;云往西,穿蓑衣;云往北,雨莫得!若是風不動云不涌,那就看天邊——天邊亮了腳,有雨不得落!

耳濡目染,我們也學會了看云識天氣。老家的院子住著爺爺奶奶枝繁葉茂后的四個家庭,坐落在一個山窩窩里,是個三合院,三面是山,像把椅子,前面是大洪湖,但樹木長大長高后連湖也看不見了,站在院壩的我們就成了“井底之蛙”。在竹林下玩耍時,見天陰了下來,我們便提高了警惕,分頭跑到山堡上去看天,若是烏云壓境,必定風雨欲來,便趕緊沖著院子大喊“收糧食了收糧食了”。

一場偏東雨何時到來?善于看云識天氣的父親也有“失算”的時候:艷陽高照,不打雷也沒有閃電,一切風平浪靜,加上我們這幫“探子”在竹林里睡著了,突然一陣暴雨襲來……最先被雨點敲擊屋瓦“驚醒”的人就大喊“打偏東了打偏東了”,正在燒火煮飯的,丟下鍋碗瓢盆;正在吃飯的,囫圇咽下剛扒進嘴里的飯菜;正在午睡的,嘴角還流著夢口水翻身爬起來,抓上撮箕、籮筐、鐵鍬、掃帚、谷耙子等所有能派上用場的家什沖向曬壩搶收糧食。

搶收糧食如消防隊員救火。父母責罵子女動作遲緩,夫妻互相埋怨不得要領,爺爺奶奶干著急,看著糧食被雨水沖走捶胸頓足,父輩們責怪我們這幫“探子”偷奸?;@是一場與暴雨對抗的百米賽跑,大家首先搶回即將過火(當天曬后就要進倉入庫)的糧食,最后從雨水泥漿中一顆一顆地刨回被沖到水溝里的糧食。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邦w粒歸倉”是農民最樸素的生存哲學。糧食搶收完,陽光又灑滿大地,大家從頭到腳都流淌著雨水與汗水調和灰塵的混合物,看到彼此的大花臉或披頭散發,大家相視而笑。有的重新端起飯碗,有的喊回自家的娃兒繼續燒火煮飯。曬壩水汽曬干后,大家又從容地攤開糧食。

一陣慌亂之后,一場偏東雨在罵聲與笑聲中過去。炙熱的陽光照在濕漉漉的糧食上,水汽蒸騰,蟬鳴四起,站在院壩邊就可以看到彩虹。這時,有堂兄弟堂姐妹揶揄父親:“二爺,你早上不是說今天不會打偏東噠嘛?”父親笑著說:“我在涼板上突然驚醒,看到石頭在流汗,就曉得遭了!”如果還有人“不依不饒”,父親一陣爽朗大笑后說:“再能干的人,地上的事即使全曉得,天上的事也只曉得一半?!?/p>

幾天后,看到雞鴨鵝在院壩周邊啄食玉米、谷子發出的嫩芽,父輩們便喃喃自語:“可惜了這么多糧食哦,又要多吃好多頓了!”

后來,我在地理課上才知道,從氣象專業上來說,偏東雨并不是故意和農人作對的搗蛋鬼,而是“局地強對流”造成的。夏季地面溫度偏高,一旦天空中水分充足,就容易出現短時強對流天氣,“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便成為盛夏一景,在半路上行走的人常常被淋成落湯雞。

有年夏天的暴雨,來得之快,讓正在湖邊釣魚的堂弟慌亂中竟然拔桿釣住了自己,就那么釣著自己忍痛一路哭著回家,成為我們多年來經久不衰的“笑柄”;而我正在湖邊牽牛喝水,見烏云從天邊滾滾而來,電閃雷鳴中暴雨傾盆,慌不擇路中我跌進水田里艱難奔襲……

不時出沒的偏東雨,讓人心神不寧——再多的人手,再麻利的莊稼好把式,也拼不贏一場暴雨的速度。一場偏東雨,最見農人的艱辛——一年一季的莊稼,從下種到施肥拔草,再到汗流浹背地收割脫粒后曬干,勞作辛苦自不必說,哪怕一粒糧食,都可別讓大雨沖走了;也最見農人的豁達——對于來不及搶收被淋濕的糧食,一會兒又是艷陽高照,那就繼續曬吧,反正夏天最不缺的就是陽光。偏東雨來之前的焦躁不安,偏東雨過后在驕陽下攤曬糧食的從容,都寫在農人累并快樂的臉上,在偏東雨中的吵鬧與責罵都隨風而去。

那些年,篾匠特別吃香。他們挨著一個個村子,砍下院子里的竹子,為村民編織各式各樣晾曬糧食、儲藏糧食、裝運糧食的農具。其中,有一種圓形的竹編叫斗薔,透氣性特別好,是糧食過火的好工具。曬壩不夠用時,將其擱在有陽光的地方,在里面晾曬糧食,遇到打偏東時最省事,直接將其抬到屋里。

數年以后,農村用上了薄膜、地膜甚至遮陽布,一旦看到天氣突變,院子的人便一起動手,從曬壩的高處往低處鋪拉地膜或遮陽布,將糧食嚴嚴實實地蓋住,暴雨過后揭開地膜或遮陽布,繼續曬糧食。

如今,農村很多地方的村民修起了小洋樓,曬壩早已是硬化的水泥地,上面搭起了雨棚,一旦看見變天,就撐開遮陽布,不再有遭遇打偏東時的窘迫。


(作者系重慶市作協會員)


国产三级免费看性爱视频_国产三级免费视频_国产三级免费在线播放

責任編輯:周丹

聲明:凡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七一網的作品,均系CQDK原創出品,歡迎轉載并請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轉載作品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處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