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zzhb"></cite><menuitem id="pzzhb"></menuitem>
<cite id="pzzhb"><video id="pzzhb"></video></cite>
<menuitem id="pzzhb"></menuitem>
<menuitem id="pzzhb"><strike id="pzzhb"><listing id="pzzhb"></listing></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pzzhb"><strike id="pzzhb"><progress id="pzzhb"></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pzzhb"></var>
<cite id="pzzhb"><strike id="pzzhb"></strike></cite>
<menuitem id="pzzhb"></menuitem>
<cite id="pzzhb"></cite>
<var id="pzzhb"></va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互動>七一客戶端> 詳細內容

七一文學|寒冬里的溫暖|馬雪芳專欄

文章來源:七一客戶端 作者:馬雪芳 發布時間:2021-11-23 09:32:47 字體:

作者簡介:馬雪芳,江蘇省常熟昆承湖外國語學校美好教育研究院執行院長,中學高級教師,常熟市學術帶頭人、蘇州市語文學科帶頭人、江蘇省學習之星。上海市《快樂學習報》特聘執行主編、河南省《教育信息化論壇》特聘編輯。長期致力于小學生閱讀、作文研究,出版專著四部,在全國各地教育報刊發表教育散文、教育教學論文千余篇。


夜幕四合,我抬頭看向窗外的雪花,翩躚舞動,似乎在唱著一首冬日的贊歌。寒風呼嘯著,將枯葉撕扯著,拖拽著從樹上生硬地卷下。一個人住在小鎮上的家,打開臺燈,倚窗翻看書本,享受著書中人與事的暖意。

突然,屋子里一片漆黑。原來是停電了,抬眼望窗外,馬路上的燈依然流光溢彩,看來停電與自家線路有光。我馬上掏出手機,給在鎮上電站工作的技術工人建剛打電話。建剛曾是我教過三年的學生,電話接通后,對方表示正在家中輪休,不過,他一聽到我說的情況,允諾迅速過來。

很快,建剛從離小鎮三公里的家里開電瓶車過來了,北風凜冽,他的鼻子被風吹得紅紅的。借著搖曳的燭光,他先是查看了電箱,推上觸保器,“啪”跳下來了。他又把下面的一排西斯開關扳下來,推上觸保器,再一一推上西斯開關。一番排查后,他發現是客廳里的電路短路了。一番忙碌后,雖是冬日,他臉上汗涔涔的,但依然停不下手中的活兒,我在一旁不斷給他遞紙巾擦汗,并讓他休息一會兒。我借著手機的光,從飲水機里倒出一杯尚存溫熱的水,他接過后道謝并喝完了。

這個公寓房是1998年裝修的,客廳上面是用磨砂玻璃塊吊的頂,頂里裝著四盞日光燈。兩三年后,日光燈通通不亮了,后來索性不用日光燈了,我就在頂上的玻璃上裝了兩盞吸壁燈。日光燈沒用了,上面的電線還纏繞在一起,有礙觀瞻。建剛表明意圖后,脫鞋站到八仙桌上將燈上的電線一一剪斷了,這樣美觀度瞬時增加不少。建剛下了桌子,重啟家庭用電總開關,客廳里的燈神奇地亮了,電腦屏幕也發出光芒。建剛說,日光燈雖然不用了,但電線里仍然有電,現在電線老化了,于是出現了短路現象。事畢,他又客氣地將挪過的桌子一一復位。

正在此時,他的手機響起了清脆的鈴音。原來,他家里還有別的事情,我一聽,讓他趕快回家處理。建剛離開時,我遞給他100塊,他果斷拒絕,說:“馬老師,不用客氣。當年,您免費在課后給我補習語文課,收過我補課費嗎?”話音剛落,建剛已走出門外了。建剛轉身向我招手,交代如果以后家里電器方面有什么問題直接給他打電話就好。我一邊目送他,一邊道謝。

我走進房間,拉開窗簾,見建剛已經騎在電瓶車上了。世間一些人情的溫暖,沒有華麗的語言,沒有艷麗的顏色,只有熱烈的溫度,讓你感覺心中瞬間一股暖流涌出。所謂溫暖,正像經歷繁華的從容老人,你在溫暖他,他也在竭盡所能地回饋你。你可能會偶爾收到多年未見的老友的一封來信,他告訴你,即使多年,你仍是他念念不忘的人,這種暖意可以抵擋時間所有的堅硬,可以溫暖生命所有的歲月。

国产三级免费看性爱视频_国产三级免费视频_国产三级免费在线播放

責任編輯:鄧莉

聲明:凡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七一網的作品,均系CQDK原創出品,歡迎轉載并請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轉載作品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處理。

【打印文章】